黑龍江大慶市紅崗區杏樹崗鎮中內泡村的程樹梅有一個怪毛病。30年前,喜歡吃特殊氣味的東西。

她先是食用汽油、柴油,後來覺得不過癮,1995年竟然吃起了有毒的農藥「666粉」。現在她不但上了「癮」,而且「癮」越來越大,每年食用有毒農藥百餘斤。她為何不怕毒?吃這些東西身體是否受到影響?

當看到年僅51歲,一臉滄桑,弱不禁風的程樹梅時,很難把「嗜毒農藥」這樣可怕的事情與之聯繫起來。她從小就喜歡聞刺鼻的氣味,在生產隊的時候,給白菜打藥,都沒有人願意去,她卻搶著幹,為的就是能問一問農藥的氣味。路上有機動車經過,她也會快走兩步,多聞聞汽油的氣味。

時間長了,覺得「不過癮」,大約在30年前,她趁家人不注意,就忍不住試著嘗了一小口汽油,不但沒事,還覺得挺好喝。這一喝就「剎不住車了」,畢竟那個年代,汽油是挺貴的東西。後來她為了省錢,還喝過柴油。

大約在16年前,她偷偷嘗了一口「666粉」,感覺農藥「666粉」是她吃過最好的東西,但是她害怕被毒死,又怕家裡人看到害怕,就自己走到地裡,直到半夜,她感覺自己沒什麼事兒,才回到家裡。

2009年,程樹梅到親屬家飯店打工,親屬不讓她把「666粉」帶到飯店裡。在飯店打工十幾天,她感到渾身沒勁兒,走路像沒有腳後跟似的,竟暈過去了。在醫院測血壓,高壓僅有50,程樹梅趕緊吃「666粉」,3天後再測血壓,高壓就110,恢復正常了,渾身也有力氣了。

每年秋收的時候,程樹梅每天早上不到4時許就到地裡幹活,不吃「666粉」幹不動活、渾身疼、沒勁兒、難受。吃上了「666粉」,身上有勁兒,哪也不疼了。現在,靠著吃「666粉」,她才能再堅持剝十幾天的苞米,秋收的活兒就完了。

程樹梅說,以前喝汽油、柴油都不如現在吃「666粉」香、過癮。就好比一個吸毒成癮的人,讓她抽香煙,已經不過癮,也不起作用了。原先每天吃一小勺、兩小勺「666粉」就挺好,現在省著吃每天二、三兩都不夠,要是管夠吃,怎麼也得斤八的,現在一年吃「666粉」要花1000多元錢。

程樹梅的大女兒彭偉說,家人都沒有吃農藥的毛病,聞著都難受,家族裡只有母親喜歡吃。從她懂事開始就看見母親吃農藥,起初怕她被藥死,都反對她吃農藥。後來,看她沒什麼事兒也就不再反對。母親要是知道她出門,就會叮囑她買些「666粉」回來。

程樹梅飯量不大,喜歡喝涼水,冬天最冷的時候,在水缸裡舀一瓢涼水,要在外面凍成冰碴她才願意喝。冬天的時候坐在炕上,她扒瓜子仁拌著「666粉」吃。程樹梅的兒子、兒媳在外打工也會四處打聽哪裡賣「666粉」,給母親帶回來。

程樹梅的房子,是村子裡少有的半土、半磚結構的棚子,很破舊,窗戶上面釘著塑料布,外墻皮也脫落了。走進屋裡,用家徒四壁來形容程樹梅家並不為過。

程樹梅的這個怪病讓她很痛苦。原本家庭條件就不好,想出去打工都沒人要。去年,好不容易托人找了個打工的地方,不小心把手指繳斷了,也沒錢醫治。本打算幫著兒女帶帶孩子,可是孫子自從生下來,就躲著她,也很少讓她抱,因為她身上有一股農藥味兒,而且家人也怕孩子中毒。

前幾年,她到醫院進行了專門檢查,打算治病。醫院從消化、血液、神經等方面對程樹梅進行了各項檢查,一系列檢查以後,診斷結果顯示為正常。有些項目檢查後的指標數據甚至超過了一般人的正常水平。除了有些貧血,婦科有些炎症以外,一切都正常。

喜歡這文章嗎?分享給您的朋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