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到保護兒童的法例,很多人可能會想到美國,

因為美國對兒童虐待的定義規定得非常嚴格,虐待的種類也劃得非常仔細,而且,美國整個社會對兒童的健康發展也非常關注…

要說的是,

美國的預防兒童虐待法案,並不是一開始就這麼完善的…在一百多年前,美國甚至還完全沒有和虐童有關的法律規定..

這一切的改變,只因為一個名字——Mary Ellen Wilson,

這是美國多年前一個普通的女孩子,但後來卻改變了這個國家無數兒童的命運…

Mary Ellen Wilson出生於1864年的紐約,小瑪麗的父親是一名士兵,在她出生不久後,就死於戰爭中。

丈夫去世後,小瑪麗的母親Frances沒辦法再留在家中照顧當時還是嬰兒的瑪麗,她找了份洗衣的工作,然後將Mary寄養在了一個寄養家庭中。

這個母親為了生計經常加班,然而即便這樣,高昂的贍養支出,依然壓得她喘不過氣…

隨著財政越來越困難,Frances已經支付不起贍養費,在最後無奈之下,她只好把小瑪麗送到了當地的一間孤兒院,希望這個孩子可以重新再找一個愛護她的家庭。

這個時候,小瑪麗才兩歲大。

幾年之後,這家孤兒院為小瑪麗找了一對夫妻作為她新的監護人,一個叫Thomas McCormack的男人和他的妻子Mary 。

當時,這對夫妻並沒有提供領養需要的真實文件和資料,相反的,他們利用偽造的文件領養了這個孩子。

而且領養機構要求這對夫妻每年定時報告孩子的情況,但他們接下來並沒有對此非常上心…

就在他們收養瑪麗不久後, Thomas去世了。寡婦Mary最後帶著小瑪麗改嫁,嫁給了一個叫Francis Connoll的男人。

這之後,就是小瑪麗噩夢的開端…

改嫁後的生活並不愉快,養母Mary的脾氣越來越不好,經常各種吵架,

而慢慢地,這對夫妻將自己的怒氣,發洩在了養女小瑪麗身上…

倆人經常讓小瑪麗幹粗重的活,經常無故地打罵她,而且下手非常狠,周圍的鄰居都經常聽到,

他們沒有給她足夠的食物,每天她幾乎都是餓肚子的狀態,

不但這樣,她還被迫睡在地板上,由於天氣寒冷,地板非常冰冷,但即便這樣,他們也沒有給她提供暖和的衣服..

她還經常被獨自關在一個黑暗的櫃子裡,不准出門,不准和其他人說話…

這樣的行為一直維持到了1873年,這一年,小瑪麗隨著這對夫妻搬到了市裡另一個地方,這時候,原來那個地方住的一個鄰居,終於忍不住去打探這個可憐小女孩的小心。

這個鄰居拜託了小瑪麗新居住地附近的一個叫Wheeler的社工,讓她去了解情況和幫助小瑪麗。

社工Wheeler↑↑

Wheeler找藉口上去了小瑪麗家裡,看見了遭到嚴重虐待的小瑪麗——她長期以來嚴重營養不良,身體非常虛弱,當時12月,她光著腳走在寒冷的地面上。

小瑪麗的生活環境↓↓

Wheeler非常震驚和心痛,她開始為小瑪麗的事奔走在各個機構,一些熱心的人們,也開始關心小瑪麗的命運,想幫助這個女孩脫離這種非人的生活。

然而就在這時候,大家突然意識到,

這個國家還完全沒有保護兒童的法例存在!

沒錯,在100多年前的美國,沒有任何預防兒童遭受虐待的法案和組織存在。

當時,很多父母經常選擇用暴力的方式去對待自己的孩子,從來沒考慮過這種方式是否合適,也從不擔心自己會否遭到法律制裁,

因為打自己的孩子,在當時是合法的。

意識到這個事實後,人們震驚了。

正因為這樣,雖然Wheeler奔走各界,陳訴小瑪麗的危險處境,但地方當局依然不緊不慢,不願意採取行動。

Wheeler非常沮喪,但她沒有放棄,反而想到了一個令人意想不到的辦法…

在當局不願意受理的情況下,Wheeler最後轉向找到了一個叫Henry Bergh的人,

Henry Bergh是當地一個動物人道主義運動倡導者和美國防止虐待動物協會的創始人,

在聽說小瑪麗的事後,Henry Bergh也非常震驚:

我們已經有保護動物的法律了,為什麼居然沒有保護孩子的法律?

最後,在鄰居們的證詞下,Wheeler和Henry Bergh將小瑪麗帶離了這對養父母的家,並將其養母和養父起訴到了法院。

她在被解救後,被拍下了這張照片,

當時她身上穿著的這件衣服,是她唯一的一件衣服。

Henry Bergh聘請了一個著名的律師,向紐約州最高法院提起訴訟。他們向法院申請了人身保護令,說“如果小瑪麗不從目前的家搬走,將會遭受無法彌補的傷害”

隨著事情鬧大,紐約的一些報紙開始報導這件事,紐約時報用一個“不人道待遇”的小標題報導了這件事,

“她是一個聰明的小女孩,但長得很老,發育遲緩,過早衰老。她糟糕的健康狀況和衣衫襤褸的外表,證明她的處決非常糟”

審理這個案件的法官,要求小瑪麗出庭作證。這一年,她10歲。

在法庭上,小瑪麗說出的證詞令在場無數人落淚,

“我的名字叫Mary Ellen Wilson,我不知道自己幾歲。

我的媽媽每天用鞭子抽打我,我的身上經常留下黑色和藍色的傷痕。我現在頭上的黑色傷痕就是我媽媽留下的。

我從來沒有被人吻過,我的媽媽也沒有吻過我。

我被禁止和其他的孩子一起玩,也不准和任何人說話。如果這敢違反,我就會被打。

媽媽要出門的時候,她會把我鎖在家裡,我從來沒有出去過。

媽媽打我的時候從來不說話,我也不知道我為什麼會被打。

我不想回去和媽媽住,因為她經常打我

…..”

這件案件,最後以養母Mary判刑一年作為結束,罪名是襲擊和毆打罪。

小瑪麗的案件,直接改變了美國在這方面的法律,很多人關注這個案件的人都在思考,究竟怎樣才能保護兒童可以健康成長。

在小瑪麗案件判決的同年,紐約防止虐待兒童協會正式成立,這是世界上第一個保護兒童的機構。

1912年,美國國會創建了美國兒童局,

1960年,紐約州立法由州政府建立兒童收養機構,

1974年,美國國會通過了《防止和處置虐童法》,

至今,世界各地的保護兒童機構和法案,遍地開花,法例也越來越完善…

小瑪麗最後沒有再回到這對養父母的家裡,她被牧師Wheeler和其家人養育成人,24歲結婚,

小瑪麗的丈夫的前段婚姻有三個孩子,小瑪麗和他後來生了兩個孩子,

即便已經是一個大家庭,但小瑪麗非常有愛心,她後來還收養了一個孤兒女孩。

1956年,小瑪麗去世,享年92歲。

這個童年受盡折磨和羞辱的女孩,用自己的悲慘身世,改變了這個國家無數被虐待的兒童的命運..

兒童是國家和民族的未來,

如果我們尚且不能保障他們的安全和健康,我們每天的奮鬥,又有何意義?

或者,

是時候正視這個問題了…

Tagged with →